原创>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真假“梅姨”刷屏之外,我们更应该关心什么?

2019-11-20 15:21 | yobo体育8搜索

核心提示:“梅姨”的刷屏反映了群众对打拐工作的“热心”,但除此之外,打拐更需要“细心”与“恒心”。

日前,一张呼吁寻找人贩子“梅姨”的图片在朋友圈流传,引发广泛关注。蹊跷的是,广东警方称“梅姨”身份与长相暂未查实,而被拐儿童父亲申军良则称“网友质疑没有梅姨这个人,简直是对自己的侮辱。”

“梅姨”的画像是怎么来的?这个人是否真实存在呢?

朋友圈刷屏的消息中透露,“梅姨”涉及9起儿童拐卖案件。不过随后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宣称,“梅姨”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信息,梅姨是否存在,长相如何,暂无其他证据印证。广东省公安厅未邀请专家对梅姨二次画像,广东警方仍在积极开展寻找其余7名儿童下落。CCSER也并非公安机关官方权威平台。

这则回应透露了很多信息,首先,有儿童被拐确有其事;其次,官方曾公布过一张嫌疑人的画像;最后,现流传的“梅姨”画像来源存疑。

“梅姨”究竟是谁?据新华社报道,“梅姨”这一称呼最早出现在2017年初,当时警方抓获了“张维平拐卖儿童系列案”团伙,据张维平供述其曾在2003年至2005年间拐卖9个儿童,均通过一名被称为“梅姨”的女子介绍和联系转卖。

根据张维平的描述,广州警方绘制了“梅姨”的第一张模拟画像,并于2017年6月公开悬赏,但未获得有价值举报线索。

第一版的“梅姨”官方模拟画像

应被拐儿童家属多次要求,2019年3月,广州增城有关部门派员陪同曾替被拐儿童画像的外省退休警务人员找该男子对“梅姨”画像,也就是日前广为流传的画像。不过据张维平辨认,这张画像与梅姨相似度不足50%,且与第一张画像差异较大。

此前广为流传的第二版“梅姨”模拟画像

那么这第二张“梅姨”的画像是从哪来的呢?

被拐儿童父亲申军良说,第二版“梅姨”的黑白像是由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画出来的。据北青报报道,林宇辉称,“因接触过‘梅姨’的人认为此前‘梅姨’画像不像,今年3月份的时候广州市增城区刑警大队邀请我第二次为‘梅姨’进行画像。”

至于“梅姨”的彩色画像,林宇辉称这是一个朋友主动要做的。彩色画像更适合人眼识别,感觉更真实,就发给了申军良。申军良转发至国内寻子相关平台后就此流传开来。

新华社资料显示,林宇辉曾是山东省公安厅刑事侦查局物证鉴定中心高级工程师,从事嫌犯模拟画像工作十多年,在章莹颖案中曾绘出了凶手画像,把画像寄到美国后没几天,美国警方就抓捕了章莹颖案的犯罪嫌疑人克里斯滕森。

“梅姨”是否真的存在?

在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声明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后,有不少网友开始质疑“梅姨”是否真实存在,还有人对发布彩色画像的ccser机构身份提出质疑。

不过结合官方发布的信息可以确定,确有被称呼为“梅姨”的人贩子存在,但其长相和身份并未查实。

官方公布的第一版“梅姨”画像是根据拐卖儿童团伙成员张维平的描述所画的。而第二版“梅姨”画像是林宇辉根据与“梅姨”同居的六旬老汉和他的女儿的描述所画的。尚无法确定双方描述的是否为同一人。

2019年3月,林宇辉受邀为“梅姨”绘制新画像。(图:齐鲁晚报)

有网友提出,不排除是同为人贩子的张维平故意描述地有偏差;也有网友设想,会不会“梅姨”只是一个代号,团伙里负责联络的都叫“梅姨”……

林宇辉自己也强调,画像毕竟是根据他人描述而画成,仅是一种参考,民众遇到与“梅姨”合成彩色像面貌相似的人不要立刻去报案,要根据体态、语言等信息进一步确认后再做决定。

且不管“梅姨”长相究竟如何,有孩子还未找回是事实,有人贩子团伙成员还未落网也是事实。全网寻找“梅姨”的现象,让人们看到了全社会恨拐、反拐的共识,也对人贩子形成了有力的震慑。

“梅姨”的刷屏反映了群众对打拐工作的“热心”,但除此之外,打拐更需要“细心”与“恒心”。一方面群众应该采用正确的手段发现、提供线索,而不是不加甄别地随手转发;另一方面官方应该持续对人贩子保持高压态势,积极运用高科技手段,切实筑起保护儿童的严密防线。(yobo体育8搜索/赵磊)

yobo体育8搜索拥有中央网信办批准的新闻信息采集、发布资质,转载本网稿件请注明来源为yobo体育8搜索!

责任编辑:赵磊